你小时候有被恶毒对待的经历吗?

admin 5 0

我的父亲一辈子的遗憾,就是生了仨“赔钱货”,而没个带把的。我的到来也是大姐不幸夭折而有了“指标”,毕竟有了俩姑娘,那时候村里已经不允许再生,不得已,妈妈做了结扎,父亲最后的希望已经成了泡影,我就成了他唉声叹气的出气筒,甚至,我这条贱命连只猫都不如。

本来听人说,我本该无缘于世间的,那时候,村里婆姨生娃娃都是找附近村里的接生婆,极少数去医院的。我刚一落地,我奶奶,那个五大三粗的缠脚女人,一看我又是个丫头片子,为了他儿子能再有机会续香火,就拿小被子捂住了我的小脑袋,这时候,刚洗干净手的接生婆回来,看到这一幕,就扯住我踢腾的脚丫一下子把我从我奶奶死死按住的小被子下面拖出来,嘴里喊着“他婶子,你这是干啥?好赖也是条命,老天爷给的,你不要作孽哦!”事已至此,我奶奶也没再说什么,叹了口气,甩了甩手,走了。后来,接生婆回家告诉了她家里人,说我一出生就如此,注定是个苦命的。

我父亲一辈子对内跋扈,对外三孙子,遇到不如自己的,讥讽嘲笑,遇到硬茬子就恨不得躲八丈远。我一墙之隔的邻居家里四个儿子,因为孩子大了住不开,就找我父亲要我家把我家的已经确权的宅基地无偿给他们让出三米,而且态度十分恶劣,多么屈辱的事情,我父亲竟然一口答应而且还笑脸相迎,那家人要我们一天之内拆了我家的附房给他们让地,在家里烧火的我听到了,气的烈焰升腾,等我父亲回屋,就和他说“我家的宅基地合理合法,宅基证写的我家的宅基部分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为啥他要我们让我们就得让?他咋不叫他西面邻居让啊?出了事,有政府,可以说理的地方有的是,为啥答应这丢先人脸皮的事情?”

刚才还在外面赔脸陪笑的父亲,瞬间就涨红了紫肝一样的脸“如果不是俺家没男孩人家会欺负俺吗?人家人多拳头硬,你们俩一文不值的赔钱货能顶啥?”我也火气上头“我们不愿意就是不愿意,一会,我找他去说,咋了,青天白日的,还敢明抢吗?姑娘咋了?有啥指啥,别说还有俩姑娘,就是一个也没有,这么羞辱人的事情,咱家哪怕还有一个喘气的,也不行!”说着,我就在灶堂底下站起来想找那家理论去,我的父亲,在外面唯唯诺诺的父亲,见我出去要给他“惹事”,一下子把我扯了个跟头,拿起灶堂的燃着火的火棍朝我头抡过来,棍子擦着我的头皮烧着了我的头发,我娘跑过来给我扑腾完脑袋上的火苗,我的心那时刻真的灰了过去。

生了一肚子气,一家人没一个吃口东西的,我父亲张罗着全家拆房子,邻居站在人家的院子里,看笑话一样的看我们搬腾檩条,我就那样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玩命的扛着木料,恨不得瞬时间累死算了。这时候不知羞的父亲还大声和邻居打招呼,自己笑的爽朗的很,仿佛大喜事似的。那种屈辱感还不如自己就地蒸发来的痛快,那个早晨,所有的一切都成了我内心深处最深的记忆,拼劲了全力都忘不掉,午夜梦回,我时常痛的在梦里呻吟。

第二天,我自己用剪刀给自己算是修了修头发,虽然和狗啃的似的,但是,总比头顶上被烧个坑好看,那天,我给全家烧了饭,自己一口没吃,看他们吃完,我内心吐了一口气,偷偷的在中午拿着自己一套换洗衣服和一百一十六块二,踏进了打工的长途汽车……

现在的我已经有家有女儿,我们夫妻都很宝贝女儿,女儿常常问我“男孩好,还是女孩好?”我都很认真的回答“女儿好,妈妈从小就喜欢女儿,老天爷对我很好,送我一个天使。”这些话真的发自肺腑,我就不信有女儿难不成就得自卑?你的日子是给自己过还是给别人看?骨子里的软弱谁也拯救不了,即使给你八十个儿子,你也是一日三餐、柴米油盐。

标签: #小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