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受疫情重创,日韩联赛为何不会遍地欠薪?

admin 9 0
同受疫情重创,日韩联赛为何不会遍地欠薪?

记者寒冰报道 日韩媒体近期均普遍报道了中超俱乐部的生存危机:“广州队与河北、重庆均可能步卫冕冠军江苏苏宁后尘破产解散;中超联赛超过3/4的俱乐部欠薪;昔日挥金如土的所谓“世界第6联赛”,转眼面临大部分俱乐部难以为继的崩盘局面……”近邻的关注让人汗颜的同时,也引发了我们的思考,同样受到疫情冲击严重的日韩联赛,为何不见类似悲剧的发生?

同受疫情重创,日韩联赛为何不会遍地欠薪?

事实上,日韩联赛受疫情打击,经营收入同样锐减。J联赛公布2020年度53家俱乐部财报,其中34家亏损,占全部俱乐部2/3,占比和数量均创历史纪录。赤字超5亿日元(约2800万人民币)的6家,5家在J1联赛。此前4年J联赛没有俱乐部资不抵债,去年因新冠疫情多达10家,包括J1联赛的鸟栖砂岩、仙台七夕、大阪樱花,可见经营危机之严重。

鹿岛鹿角去年赤字近10亿日元(约5500万人民币),财政状况最糟糕的鸟栖砂岩财政赤字超过20亿日元(约1.1亿人民币),与仙台七夕一样连续3年亏损,后者去年赤字达6.6亿日元(约3700万人民币)。但因新冠疫情特殊情况,两家俱乐部均侥幸留在J1联赛。

同受疫情重创,日韩联赛为何不会遍地欠薪?

去年J1联赛总收入比2019年减少204亿日元,锐减25%。比赛日收入减少105亿日元,锐减67%。因停摆和取消升降级,电视转播费和周边产品销售等也在下降。

2019年还以J联赛首家年收入突破100亿日元俱乐部自豪的浦和红钻,去年收入直降67亿日元,降幅接近60%!收入下降超过10亿日元的还有浦和红钻、鹿岛鹿角、名古屋鲸鱼、川崎前锋、FC东京和大阪钢巴。J联赛今年初效仿西甲和法甲,提出因疫情导致俱乐部亏损严重,向日本政府申请补贴缓解经济危机。

2019年K联盟和K联赛总收入3719亿韩元(约20亿人民币),去年则因赛程缩减和空场比赛至少锐减16%。

同受疫情重创,日韩联赛为何不会遍地欠薪?

同受疫情重创,日韩联赛为何不会遍地欠薪?

众所周知,电视转播、比赛日收入和商业赞助是职业联赛、职业俱乐部重要收入来源。成熟的俱乐部经营产业链,让日韩联赛在允许球迷入场、联赛恢复常规运营后,有了实现触底反弹的资本——这也是他们在母公司同样受疫情冲击损失严重的情况下,能够维持稳定经营的原因之一。

K联赛去年5月初最早复赛,8月恢复观众入场;J联赛去年7月复赛,9月开放球迷入场——都是为了尽可能恢复俱乐部常规经营。今年两国疫情均有反弹,东京奥运会甚至险些被取消,但日韩联赛还是如期在春季揭幕并采用主客场制。同时进一步放宽观众入场限制,避免了俱乐部财政进一步恶化。

相比观众入场带来的比赛日收入,更重要的是联赛稳定有序进行,这对保证电视转播费用和商业赞助这两项收入来说至关重要。J联赛此前与DAZN集团签下10年总值2100亿日元(约116亿人民币)转播合同,是J联赛如期开赛的根本原因——合同规定只有联赛场次完成75%以上,联盟才能得到这笔转播费。

同受疫情重创,日韩联赛为何不会遍地欠薪?

而如今的中超,这三项核心收入的数据却是惨不忍睹。除少数豪门俱乐部外,中超2/3的俱乐部比赛日收入和周边产品收入微薄,不少俱乐部甚至连官方专卖店都没有,而持续的赛会制,更让主队球迷有心无力。

电视转播方面,体奥动力总额80亿人民币的电视转播合同,实际仅执行5年,去年因新冠疫情只支付1.5亿,对俱乐部预算动辄上10亿的中超俱乐部而言,这点钱就是杯水车薪。今年中超公司与体奥动力解约,分散出售转播权的收益下降一个量级,更是雪上加霜。

至于商业赞助,一个不断因国家队赛事而压缩、变更赛程的联赛,拿什么去留住现有赞助商?一个关注度不断下降、球迷持续流失的联赛,又拿什么去争取新金主的青睐?联赛是足球产业之本,当中国足球管理者连一点都能够忽视,那么乱象频生也就不足为奇。

同受疫情重创,日韩联赛为何不会遍地欠薪?

同受疫情重创,日韩联赛为何不会遍地欠薪?

日韩联赛没出现因新冠疫情收入锐减、财政恶化导致的大面积欠薪,一方面是疫情期间降薪政策,最重要还是理性健康的薪资支出。

除供养超级巨星伊涅斯塔的神户胜利船,今年其余J联赛俱乐部年薪支出都未超过13亿日元,最低的大分三神仅3亿日元出头。神户胜利船之外薪资支出最高的名古屋鲸鱼(12.5亿日元),去年收入52亿日元,薪资占比不到1/4。

收入最低的鸟栖砂岩(16.5亿日元),薪资开支也只有3.3亿日元,占俱乐部总收入的1/5。只有神户胜利船薪资总额(47.1亿日元),几乎相当于去年俱乐部全部收入,其中超过2/3是伊涅斯塔的薪资。但俱乐部通过降薪,以及今年联赛正常运转,三大项收入恢复,缓解了危机。

同受疫情重创,日韩联赛为何不会遍地欠薪?

K联赛情况也非常相似,2020年11家K1联赛(尚州尚武除外)薪资总额仅952亿韩元(约5.5亿人民币),去年K联赛总收入3100亿韩元(约16.5亿人民币),只有总收入的1/3。而且,去年K联赛同样经历了疫情期间的降薪,各俱乐部虽然收入锐减,但没有影响到俱乐部正常运营。俱乐部的薪资还是能够正常发放,整个联盟没有任何俱乐部资不抵债或破产。

同时,因为新冠疫情的打击,K联赛已制定了到2024年全新的工资帽政策,意在避免俱乐部遭遇经济危机时无力支付薪资,降低经营风险。

吃惯了大鱼大肉的中国足球,如今也已推行“四大帽”开始节衣缩食——但在盼来春暖花开前,还得先熬过这个寒冬。

标签: #日韩 #重创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