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过去了,足球真的变了

admin 432 0

年终盘点系列之那些可能对世界足球史产生深远影响的大事件。

自从疫情大流行以来,我们一直就在见证着改变历史的种种大事,从大到政治军事小到口罩文化,对整个世界都产生了不小的影响。而在疫情笼罩下的这一年,足坛也发生了太多事,足以改变和影响未来,年终了我们就来盘一盘,今年的足坛里发生了哪些称的上是“蝴蝶效应”,足够影响未来足坛的事件。

新冠疫情的影响继续,哪天是个头

新冠疫情是这两年全球都逃不开的大背景。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太多人的生活在2020年疫情开始后就彻底改变了命运线,足坛也是如此。

国际新闻里疫情重新影响足坛

就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疫情的影响使得德国等国足球联赛又开始实行空场政策,西班牙等国也重新开始限制观众入场人数,而因为疫情导致多队赛程推迟的英超尽管没有通知停赛或者空场,但像皇马、切尔西、曼联这样人才储备丰富的球队因新冠也面临无人可用。

球队缺兵少将是新冠对球队带来的直接冲击,从长远来看,新冠疫情直接影响了足球这项运动赖以生存的场景,也就是与球迷观众形成的互动。

毕竟足球只有在有球迷观众时,流量热度和商业价值才能有的放矢。

据《镜报》报道,疫情影响欧洲足球俱乐部共遭遇87亿欧元损失,其中顶级联赛72亿欧元,其余级别15亿欧元。按收入类别,球票收入损失40亿欧元,赞助收入减少27亿欧元,转播收入减少14亿欧元。报告还表示,整个欧洲共有15家顶级联赛球队37家次级联赛球队申请破产,这一数字超过了2011年35家破产的纪录。

前不久拜仁名宿鲁梅尼格也表示,每进行一次空场比赛时,拜仁会遭受四百多万欧元的收入损失。想想对于拜仁这种家大业大的球队,疫情带来的损失就这么严重,那么对于一些中小俱乐部,几乎就是灭顶之灾。

更令人有所担忧的是,那些已经感染过新冠的球员到底有没有后遗症,有没有后续并发症的影响这个还是个隐藏的不安因素。

很多运动医学专家就已经提出建议感染者进行心脏疾病方面的评估。

也有一些专家认为新冠重症感染者恢复后可能还是会缩短职业生涯,尤其是对于一些低级别联赛的球员。

新冠疫情对足坛的影响是全方位的,无论是从俱乐部经营角度来说还是从球员个人身心健康角度来说。而这样的日子我们也不知道还要过多久。

心脏病杀手再现,球员的命到底是不是命

心脏病一直以来都是足球运动员的大敌,从二战后(1945年)到本世纪千禧年,在球场和训练场猝死的球员有35人,其中明确死于心脏问题的多达23人。

其中肥厚性心肌病、致心律失常性右心室心肌病、非良性心律不齐等等都是球员们谈虎色变的病。其中非良性心律不齐正是导致埃里克森今年夏天在欧洲杯上突然倒地,以及阿奎罗提前退役的重要病因。

英国调查在职业运动员死亡原因,心脏病占大多数

2000年后在全球范围内因为心源性猝死的病例中,效力于欧洲职业足球占了52例,其中非洲球员有29位。

为什么现代医学越来越发达反而球员出现心脏病原因带来的惨剧越来越多呢?

比赛多,运动强度大,肯定是罪魁祸首。

根据英国顶级运动医学专家的调查发现,目前90分钟的足球比赛中,顶级运动员平均场上跑动距离为10-12公里,守门员为4公里,在90分钟的比赛中每90秒就有一次冲刺行为发生,持续时间平均为2.4秒。除了无球跑动扭动身体改变方向、头球、抢断、胸部停球都会造成不同程度的心脏波动。

再想想佩德里一个18岁的孩子,一年踢了73场正式比赛,夏天的欧洲杯奥运会一样都没落下全部首发,和他同龄的法蒂也在17岁时(2019-2020赛季),为巴萨打了33场比赛……这些超负荷超龄程度让球员们运转在赛场上,哪怕他们身体上没有别的伤病,对心脏带来的负荷与损伤也是不可逆的。

如今佩德里和法蒂现在依然是巴萨医疗室里的常驻贵宾,过度使用球员的案例已经放在这了。

再联想近几年来,前有欧足联欧冠改制、友谊赛改欧国联,后有世界杯四年一届改两年一届,弗洛伦蒂诺提出的欧超计划同样也是在球员高强度比赛下榨取世界足坛商业价值,那么未来球员的命到底还是不是命,成了很严肃的话题。

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记得当年的马拉多纳为了球员的利益,能发声说话而建立的世界性足球工会——国际职业足球选手协会,可惜斯人已逝。再也没有人从球员角度组织大家发声了。

豪门揭竿而起,原因是球迷不够用了

那些衣着光鲜亮丽的足坛大佬们可能不会关注手下的球员多少受伤多少心脏病,但不会不关注手里的报表。

为了报表上的数字,阿涅利不惜从欧冠改制推动者背叛成为欧超举起义旗的大佬之一;

为了报表上的数字,巴萨先后两任主席巴托梅乌和拉波尔塔不惜和西甲主席特瓦斯撕破脸皮,巴托梅乌还直接享受牢饭待遇;

为了报表上的数字,欧超联赛倡导者老佛爷和欧足联主席切费林交战数个回合,而欧足联主席切费林还得提防着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背后给他捅一刀……

究其根源是什么,是球迷市场不够用了,目标受众的球迷不够市场分蛋糕了。尤其是在疫情之后,经历停赛、空场,这种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当然我知道很多人会举例来反驳我,年轻人对足球热度下降的观点,比如2020欧洲杯全球观众累计达到52.3亿,比如据BT sports统计2020-2021欧冠决赛观众突破870万人,其中有线频道占480万人,网络、app等占390万人,达到新高。

收视率如此之高怎么会是球迷不够用了呢?

美国青少年参与户外活动人口部分调查,疫情前后对比英国过去十年至少4周参与足球运动的人口数量部分统计

根据体育与健身行业协会(Sports & Fitness Industry Association)的一项研究,在过去十年中,经常踢足球的6至12岁儿童从2010年的三百多万人下降到一百七十多万人,下降比率高达43%居所有传统运动项目之首,同样在13-17岁的孩子中,每年踢足球的人口也是不断下降。

同样犹他州立大学的家庭体育实验室进行了一项独立调查,他们在2020年首次尝试运动项目的儿童中发现,愿意尝试篮球(比如在家搭个小篮筐)的占比为20.9%,棒球(比如在院子里接球训练)的占比为16.1%,足球(在公园街道里踢球)的占比仅为10.0%(当然这个各地区文化差异确实不同)。

这是最直接反应近年来球迷数量下滑,足球人口数量下滑之根本。

而且不光是足球,传统体育在千禧一代(Millennials指出生于20世纪时未成年,在跨入21世纪以后达到成年年龄的一代人)和Z世代(Generation Z指1995—2009年间出生的一代人)两代人心中差距非常大。

关于Z世代是不是体育迷的一项调查,虽然样本主要在美国,但也可以看出体育不再是年轻人唯一的选择

在美国据调查统计Z世代定期观看体育直播的人数大约是千禧一代定期观看体育直播人数的一半,而从不观看体育比赛的人数里,Z世代是千禧一代的两倍。在Z世代中则有35%的人认为自己是电子竞技的粉丝。

电竞、短视频、社交媒体,年轻人的注意力被分得越来越散,九十多分钟的一场比赛对年轻人来说仿佛是一段过于漫长的时光。

这也确实刚好对应了老佛爷在讲话中所说的年轻人不看球了,或者说年轻人没那个耐心追随一家球队整个赛季陪伴式看球。

哪个队买的球星越多,哪个队冠军越多话题越多,咱就抽时间了解了解新闻看看集锦,于是就有了欧冠决赛和欧洲杯这样的大型赛事商业价值和收视率依旧爆棚,而欧冠、欧联甚至所谓的欧会杯扩军后,小组赛等比赛收视率“不堪入目”。

欧冠联赛的吸金程度和欧联吸金程度同样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以2019-2020赛季欧足联旗下总收入32.5亿欧元为例,分到欧冠参赛球队的大约是20亿欧元,那些欧洲老豪门们分到的可能就10亿。

按照道理来说这些个豪门才是欧足联收入来源的大头,欧足联的“饭票”。疫情时代,债务已经压垮了各个俱乐部,加上欧足联一直在推行欧冠扩军,推行欧会杯,把友谊赛直接变成欧国联,越来越多的赛事,并没有让越来越多的球队分到越来越多的钱,反而是稀释了原有“豪门球队”的利益。

于是,弗洛伦蒂诺和十来个小弟们带着欧超掀起了一场风暴,而这个风暴哪怕今日会偃旗息鼓,明日也有可能卷土重来。

利益在左,传统在右,横批都不好惹

弗洛伦蒂诺这帮豪门大佬之所以有胆揭竿而起,少不了有人给他们画大饼。当时据报道美国华尔街大型资本银行摩根大通(JP Morgan)正在商讨提供60亿美元的债务融资以帮助发起欧洲超级联赛的可能,这笔债务将从该赛事未来的转播收入中偿还。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欧洲足球联赛模式全面美国化要知道在揭竿而起的这12家里有1/3目前全是美资,如果真的如他们所愿欧洲超级联赛建立,美国资本将成为欧洲足球的大头,最大化球星的商业价值和转播权收入。

同样这也意味着莱斯特城争冠、亚特兰大、西汉姆联争四、蒂拉斯波尔警长痛击皇马等场面将消失,中小俱乐部也不乐意再去培养年轻球员,豪门球队则更加没有年轻球员试错和成长的空间,现阶段欧洲足坛引以为豪的青训生产和生态链将直接被打破,成为我们耳熟能详的美国四大联赛模式。

欧洲足球的生命线在于像警长这样的球队

显然对于长期发展了一百多年的足球来说,这就是在杀鸡取卵。

那么欧足联抱着欧洲足球的老传统就真的稳字当头吗?当然不是。

本赛季欧冠淘汰赛抽签的乌龙,可以看出欧足联也在绞尽脑汁想办法凑热度蹭流量,希望用更多更具流量的比赛来吸引观众的注意力,吸引路人盘,哪怕是吃相难看也在所不惜。

被抛弃的还有传统关注足球比赛的方式,以及球队和球员从中获取商业价值的方式。

据统计在过去的几年里,大型体育赛事的整体电视收视率和观众人数一直在下降。特别是,英国足球俱乐部比赛的观众人数在过去四年中下降了30%。

而越来越多的球迷转向数字和流媒体方式观看比赛,在欧冠决赛等重大赛事前一周,YouTube、BT Sport等视频平台以及相应关键词搜索量上升了13%。

社交媒体以及流媒体对于足坛全球的影响力和人气一直在增长。在德勤咨询公司发布的最新《2021年足球财富排行榜》报告中,皇家马德里队以2.515亿球迷在社交媒体粉丝数量上高居榜首,巴塞罗那(2.48亿)、曼联(1.408亿)、尤文图斯(1.029亿)和切尔西(9320万)。

皇马的粉丝分部为:Facebook1.109亿、Instagram9450万、Twitter3570万、YouTube620万和TikTok420万。在Facebook、Instagram、Twitter这三个社交网络中皇马都是最受关注的俱乐部。而这些将为皇马引来更多的商业代言,投资洽谈,换句话说现在的粉丝数量就是流量,流量等于资本筹码。

而在榜单上前十五位中,欧超十二强占据绝大多数,社交媒体和流媒体时代带来的商业价值和影响力,已经成了这些豪门的议价权。

同样有议价权的还有个人,比如C罗的个人社交媒体达到5亿粉丝,年度在社交媒体上所获的赞助达到7500万美元;比如梅西加盟大巴黎,仅仅七天之后,对大巴黎的社交媒体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该俱乐部立即在抖音、脸书、Instagram、推特、YouTube等5大主要平台上累积了2000万名粉丝……

当球员的商业价值已经从传统的为球队服务,球队比赛卖票,靠成绩和表现出门拉赞助,然后分工资分奖金,变成了现在以社交媒体商业价值利益为导向,自成ip,自成捞金体系,甚至可能以自己在社交媒体的商业价值影响球队的商业价值,乃至和球队的商业价值能够平起平坐时,不管老佛爷这样的老牌再怎么在录音中骂,不管欧足联的那些上了年纪头昏眼花的老人对现代足球与社交媒体的结合有多么的不屑,他们都无法阻挡流量化足球时代的浪潮滚滚而来。

毕竟欧冠抽签大乌龙已经堂而皇之的把“我要流量”写在了欧足联各位高官们的脸上,欧冠改制欧冠扩军依然是未来横亘在他们与俱乐部利益之间的重要问题。

年终大题材,由于篇幅较长,为了大家的阅读体验,分成上下两篇放送,参考文献将于明天的下篇一并放出。

本文转自虎扑年终盘点足坛大事件(上篇)

原文链接

标签: #过去了 #足球